Chapter 15 东京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「为您插播一则虎头山肢解悬案的最新消息,据可靠消息来源,该案的主嫌今日在桃园圣玛莉医院再度行凶犯案,警员陈彦男,与桃园县总警司吴清俊,因阻止凶嫌而受到重伤,陈彦男警员双手遭到凶手截肢,失血过多,有生命危险,吴警司的颜面也受到重残,双脚也有残废之虞,目前两人仍在住院观察中,而凶嫌在跳出高楼后仍在逃亡,为一名身高162公分的女子王婷玉,本台公布她的照片,请民众多加注意——」

    婉玲与惠萱坐在警局里,看着即时新闻,手握着手,暗自为婷玉祈祷。

    海堤上。

    「相信了吗?」勃起看着蹲在一旁的婷玉。

    婷玉擒着眼泪,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但是——她怎么会有这么——这么恐怖的力量?」婷玉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「我哪知道,大概是很想报仇的关系吧,超能力这种东西很神奇的,师父说,我们人类啊,在遇到很恐怖很害怕的事情的时候,有时会好死不死的,就会有超能力跑出来,不过机率低到哭八就是了——我想那个另一个你,就是趁你睡觉,意志力最烂的时候,才能偷偷跑出来,不过不是变成隐形啦,只是她的超能力是隐形的杀气啦——」

    「可是——就算如此,我也真的不记得有被强暴过这件事啊,况且,那一个星期,我跟婉玲等人整天都在一起,的确是在东京没错啊——」

    婷玉说着说着,又埋首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也觉得很奇怪啊,你这样哭他妈的,我也不知道另一个你为什么这么凶啊?」

    勃起将阔边草帽戴在婷玉的头上,说道:「不过我觉得她也很可怜呢,只能活在那么恐怖的记忆里,要是我,我也会变得很凶吧——」

    「呜——现在我居然被通缉了,该怎么办嘛——我好想去自首喔——」婷玉看着自己缺了两根手指的右掌,不禁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勃起站了起来,眺望着海波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「我有三个办法,」勃起打了个喷嚏,说:「第一种,我在百慕达三角洲有认识的朋友,啊,应该说是奴才,他们那里超安全的,要是闪到他们那里去避避风头,保证狗娘养的FBI找一百年也不到你,不过他们都长得很丑,真的很丑,不要笑啦!我是说真的,真的是丑到哭八,不过你倒可以考虑看看啦。」

    「第二个呢?」婷玉看着勃起。

    「就是来趟解谜之旅,看看为什么你会有这么恐怖的分身的秘密,就像很多电影演的那样啊,主角被人冤枉以后,都要先闪条子,然后再历经千辛万苦,干掉坏人以后,冤屈自然就会不见,这就叫做——叫做——等等——(A)沉鱼落雁(B)沉渊的雪(C)陈年老娘,我看是(C)吧——等等——老娘?为什么要老娘?这可奇了——」勃起说完,陷入复杂的推理思索中。

    婷玉泪汪汪地看着勃起,问道:「第三个方法呢?」

    「忘了。」

    勃起原本是想请他的偶像师父帮忙的,但是好不容易有个拯救的对象这样地依赖自己,便忍不住想亲自完成这个奇怪又恐怖的任务。

    婷玉呢?

    她压根就不相信勃起在百慕达三角洲有什么很丑的朋友。

    「我不想去自首了。」

    婷玉擦干眼泪,说:「我已经不想活了,干脆把这条命拿去做什么解谜之旅的,你说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好啊,算你有种。」勃起笑着说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眼前这个八指美女了。

    「那应该从哪里开始?再去做一次催眠?」婷玉问。

    「那太逊了,应该跑一趟东京,把你那一星期所走过的地方重新踏一遍,看看有什么新的回忆嘛,最烂也可以让藏在你身体里的那个凶女人真正知道,她的记忆是错的,这样也不错啊!至于警察要抓你这件事,唉,警察算什么,再凶也没有你体内那凶女人凶,你要是现在去自首,只要你一天没被枪毙,就等着被那个凶女人在牢里把你慢慢地割啊割的,不划算啦!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说服你体内那个凶女人!」

    勃起机哩咕噜说完,婷玉也陷入许多现实上的考量——

    「我已经被限制出境了,到得了日本吗?」婷玉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「可以!有我帮你!」

    婷玉大惊——因为声音是从自己的脑海里发出的!

    是另一个自己!

    「妳——?」婷玉努力镇定,试图跟另一个自己对话。

    「我自己也想知道,为什么我们会有两种孑然不同的记忆,这一切,我也想去东京寻找答案——如果,我的记忆是虚假的,我想知道错乱的原因,我才能消解我心中的仇恨与苦痛,毫无牵挂地离开,但,如果,我的记忆是真实的,我发誓,我会零零碎碎地,将我们的身体撕烂,直到你放弃我们的身体为止,我警告你,我下一个下手的目标,就是我们的一双乳头!」

    另一个婷玉在心中低语着。

    「好,一言为定,但你要怎么帮我出境?」

    「去找你曾经访问过的赌场老大,阿睪,我会用我的能力逼他帮我们偷渡出去,顺便再拿他一比白花花的黑心钱做盘缠,总之,在发现谁的记忆是错误之前,我都会罩着你。」

    「怎么逼?阿睪他很厉害的!」

    「住嘴!把他几个小弟砍成几条人柱不就行了!」

    两个声音在婷玉的脑海里不断对话。

    「随便你,」勃起的声音突然插播进婷玉的脑海里:「不过,要注意你的杀气范围只有五公尺,小心不要被放枪,轰成牛头牌沙茶酱。」

    「小子,你会读心术?!」「你真的会读心术?!」

    两个婷玉同时说出。

    「干,不早就说过了吗?」勃起说着说着,双手插着口袋,戴上阔边草帽,跳下海堤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「有那个凶女人罩你,我看你可以横行无阻了吧,祝你幸运啊,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的奶头都还在——」

    海风很强,勃起压着草帽,低着头,背着火红的夕阳,笑着离开,愈走愈远。

    「干嘛急着走?」

    凶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再不走就不屌了啦,卡通影片的英雄都是在夕阳里离开的,我好不容易变成了英雄,现在夕阳又那么美,不离开对身体有害,会不健康——倒是你们两个啊,要互相帮忙啊,有时间割来割去,不如好好吃碗饭——东京的吉野家不知道会不会更好吃,喂,吉野家星人,好不好吃啊?蛋卷,不要再堆砂了,要补习了啦——今年再考不上就挫赛了——」

    两个婷玉听着勃起内容愈来愈荒谬的心声,看着他走在不怎么漂亮的夕阳里,心中着实感激。

    英雄?

    也许吧。

    一个摔倒的话,要很勉强才能爬起来的英雄。

    勃起走了。

    海堤上的两个婷玉看着东北方的海面。

    日本。

    东京。

    谜底。

    谁知道呢?

    两种孑然不同的记忆,即将在东京寻找失落的真相。

    但是,等着她们的,真的会是真相吗?

    还是——

    第三种恐怖的经历?

    【完】

    【冰箱并未真的结束,未来的谜底,将与同系列的故事纠结在一起,真相,就让它慢慢在东京发酵吧】

    『预告:异梦。』

    一个透视死亡凶案过程的刑警。

    一个绑着阴茎的黑帮领袖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两段记忆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场,

    都市恐怖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