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命运指环 第三零一章 凤舞的情愫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歃血为盟有了一个以焖冬瓜为首的高效团队在持续运作,聂凡平时保持一定的上线时间,同时也有了一些业余的生活。晋阶神位之后,联邦的游戏仓已经转入到了聂凡的名下,游戏仓寄存在联邦大楼里面,聂凡随时可以使用,不过他暂时是不会去使用的,因为他在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牵挂,一进入游戏仓,在游戏仓里呆上十几二十年再出来的时候,恐怕已经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聂凡有了一个更艰巨的任务,那就是寻找更多的法则碎片和灵魂碎片,帮助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晋阶神位,包括母亲、林欣妍、林叔叔等等。反正他有足够多的时间,晋阶神位之后,他绝对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段日子的交往,聂凡和林欣妍的感情,也有了一些进展。

    东营市,这是南部地区的一个小城市,风光宜人,四季如春,是个不错的度假城市。

    凤羽工作室的晚宴,就在海边的一处大酒店里进行,凤羽工作室因为是歃血为盟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,影响力比以前扩大了数十倍,吸引的投资人也越来越多,成为了整个中国区排名前三的工作室之一。

    一辆辆悬浮车飞快地驶来,在酒店门口的停车场停了下来。悬浮车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交通工具,每辆悬浮车至少价值数亿人民币,而且悬浮车也不是有钱就能买的,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审批程序。整个中国地区能够开上悬浮车的,最多不超过五百人。而这片停车场,却是停下了足足二十多辆悬浮车。

    一辆银灰色的悬浮车飞来,准确地落在了一处车位上。

    旁边有十几辆车刚刚停下来,上面下来一些大腹便便身穿西装的人,也有一些身穿连衣短裙戴着墨镜的美女,能够到这七星级酒店来的,基本上都是在各个领域颇有成就的人,他们的目光。都被那辆银灰色悬浮车吸引了,一个个倒抽了一口冷气,最新型的XT啊,这车不是一般人能开的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,穿着打扮有些随意,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招牌,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的背影有几分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聂凡跟血羽最后一战的视频。已经传遍了整个网络,有人认识聂凡,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酒店里面,盛大的庆典已经开始了,足足数千人,聚集在酒店开阔的会客厅里面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“凤羽工作室的美女还真多。”聂凡失笑地想道,这大厅里面,充斥着各色的美女。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能把人的魂都给勾出来,凤羽工作室。真的是当之无愧的美女工作室。

    聂凡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,品着桌子上摆放的鸡尾酒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一起跳个舞吗?”一个有些妖娆的高挑美女走了过来,魔鬼般的身材,前凸后翘,很少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约了朋友。”聂凡礼貌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个高挑美女露出失望的表情,道:“那算了。”临走的时候,还不舍地看了一眼聂凡这边。眼尖的她一眼就认出了聂凡。在游戏里,聂凡是歃血为盟的会长,在现实中,聂凡是林氏财团的第二大股东,占股达到35%。

    林氏财团是一个新近崛起的家族式企业。聂凡占股35%,林家的人占股65%,其中林欣妍有37%,股权结构非常纯粹,因为在虚拟产业方面的成功。林氏财团获得了大量的资金,兼并了三百多家大型企业,俨然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财团,在整个亚洲地区也是首屈一指,更难得的是,这个财团还在不断地壮大之中,最近更是跟天下集团达成了合作,进入了星际宇航领域,签订了价值上万亿的合作协议,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超级星际财团,作为股东的聂凡,自然是炙手可热,据说林氏财团的董事长林伟宏也是有意将林欣妍嫁给聂凡。

    聂凡目光扫过众人,只见远处,一个身材修长,穿着红色长裙礼服的女人,端着酒杯,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有点紧身的长裙,将她的身材完全地勾勒了出来,让人心跳不禁快了几分,白皙的藕臂,精致的锁骨盈盈一握,此时此刻,她无疑是全场的焦点,在场所有女人,在她面前,都要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所有人经过她身边,都要不禁为之窒息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一只高贵的凤凰,美得让人不禁惊叹造物主的神奇。

    她就是凤舞九天,那个让无数人梦想着想要接近的女武神!

    一些宾客端着酒杯过来致意,她只是随意的寒暄着,这些人似乎完全无法吸引她的注意,她的目光扫过一众宾客,像是在找什么人,好像是没有找到,她的目光中,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,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,呷了一口鸡尾酒,朝聂凡这边扫了过来,落在聂凡的身上,那失落的眼神,瞬间焕发出了惊喜的神采,那种神采,任凭是谁见了,也会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聂凡微笑着向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一向落落大方,高贵典雅的她,脸颊上竟是闪过一丝微红,朝聂凡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犹如从画里走出来的女神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她抿嘴一笑,妩媚的样子,竟是让聂凡的心跳,也不禁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凤舞跟欣妍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女人,她们都是造物主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凤羽工作室的庆典,我怎能不来。”聂凡淡淡一笑道。

    凤舞看着聂凡脸颊的轮廓,眼眸中闪过一丝难言的情愫,聂凡的长相算不上出众,却有一种独特的味道,多少年了,她见过很多很多人,不乏年轻俊杰、政商界的精英,可是她一直都没有一种心动的感觉,内心里面存着一种高傲,她也不知道聂凡到底是怎么吸引了她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直到听说聂凡要跟林欣妍订婚了,她才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,原来自己已经陷得那么深了。好不容易才开始的心动,没想到却是这样一番结局。虽然每次她告诉自己,应该结束了,但每次进入游戏,在游戏里看着聂凡的背影,她都有一种格外踏实的感觉,不知不觉地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在这人群之中,聂凡依然是淡然洒脱,无拘无束,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陷入感情之中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,尤其是她这种,从未对任何男人心动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凤舞坐了下来,跟聂凡聊了起来,从在游戏里相遇的时候,到那些次拍卖会,到历次的战斗,回想当年艰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看着凤舞跟聂凡相谈甚欢,远处很多人都投射过来嫉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看他们的眼神,好像要把我吃了。”聂凡苦笑道,他这才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凤舞是多么受人欢迎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凤舞调笑着道,眼眸有些迷离,因为喝了酒的关系,愈发显得妖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笑话,我死神冥夜怕过谁,不过,话说这么多人,我还真是打不过,是不是得先撤了。”聂凡笑了笑道,他还真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,被人像看大熊猫一样围观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?”凤舞心中闪过一丝苦涩,摇晃着桌子里的酒杯,端了起来,咕咚地一口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凤舞的举动,聂凡傻了眼,这酒也不能这么喝吧,凤舞喝的可是红酒,这么一大杯下去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看着凤舞脸颊通红,美艳欲滴的样子,聂凡知道,这妞肯定是喝醉了,他正想着是不是要劝凤舞少喝几杯,只见凤舞拿起一旁的酒瓶,又满了一杯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啥?还喝?”聂凡赶紧伸手抢下凤舞手里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给我,我还要喝!”凤舞猛地又喝了几口,被酒呛得眼泪直流,一边咳嗽一边流眼泪,眼睛睁圆了,瞪着聂凡,“冥夜,你这个混蛋!”凤舞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几分,在场起码有上百人听到了凤舞的话。

    冥夜?死神冥夜?

    刷刷刷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聂凡的身上,死神冥夜之名,如雷贯耳,他们岂能不知?有几个记者更是吧嗒吧嗒按下了快门。

    被记者拍照了?完了!聂凡下意识地想要离开,但是凤舞这妞喝醉了,这么把她放在这里,虽然应该会有凤羽工作室的人照顾,但聂凡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凤舞,赶紧别喝了,先回家!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凤舞醉得很厉害,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,“为什么,这么晚冥夜,我恨你”胡话里面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周围一些人一副恍然的神情,看向聂凡的目光,都带着一丝玩味,原来是冥夜将凤舞给始乱终弃了,一些八卦新闻的记者更是刷刷刷地记录下了这一切,这新闻要是报道出去,肯定大卖特卖。

    聂凡一看情况不对,凤舞要是继续说下去,他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赶紧拉起凤舞道:“凤舞,你喝醉了,我先送你回去!”一低头,看到凤舞那深深的沟壑,白花花的一片,心头一颤,赶紧把外套脱了下来,给凤舞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