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-37节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34

    大火是在三更之后起的。

    最初是火苗袅袅地蹿升,不知燃着些什么,发出蓝绿色的焰光。烟雾中不断冒出一条条艳红的舌头往上舐,渐渐扯长,如红绸子凌空飘舞,潇洒书空。

    释迦、弥勒、观音、菩萨、如来、四大金刚、十六尊者、五百罗汉……佛像都在烟火里,冉冉消失。

    ――遇父弑父,遇佛弑佛。不为外物所拘,洒脱自在,谁说容易?

    素淡古朴的彤云禅院,木梁发出霹雳的声音,如老人骨架终于散下。它通体发亮,庄严而响亮地大去。

    黑暗吞噬了大地,火海瞬即吞噬了黑暗。

    火飞快地蔓延,比“朝为红颜,夕成白骨”的人生还来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在寒夜,这一把火是特别和暖。1只感到疲累而痛快。

    天空有一本书。

    看,火那么壮大,水却熄灭它。

    水那么壮大,土却掩藏它。

    土那么壮大,风却吹散它。

    风那么壮大,山却阻挡它。

    山那么壮大,人却铲移它。

    人那么壮大,权位、生死、爱恨、名利……却动摇它。

    权位、生死、爱恨、名利……那么壮大,时间却消磨它。

    ――时间最壮大么?

    不,是“心”。

    当心空无一物,它便无边无涯。

    静一言不发,用一只眼睛望向辉煌的夜空。

    后来,他在众人的目送下,转身远去。

    35

    后来,传说有人见过这样的一个和尚。在雪野上。

    雪已下了一季,玉蝶在大地纷纷扬扬飞舞。这银白色厚毯子,印上他的足迹。很快,虚空中千万只无形的翅膀,把它们一一搧平。

    下雪的声音仿如乐韵。

    远处有一匹快马在等他。接待故人似的。

    他跨上马背,融入迷濛的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自唐朝,走向未知的年代。

    36

    江山为一片白茫茫所铺盖,端丽而深邃。

    李世民极目他的天下,踌躇满志。这天赏雪,一时兴到,即诏在座的官员、学士赋诗,又令画工作画。

    成就了一幅“银妆图”。

    他在巨幅画卷上,盖上了“御览”的印章,朱文鲜妍,如雪中的血痕。

    他生命中的险着,玄武门那一摊血迹搁久了,干了,只成一个淡淡的褐色印子。

    去冬下诏,追封故太子李建成为“息王”、齐王李元吉为“刺王”,重新安葬。李世民登宜秋门,哭泣不已,至为悲哀。泪水一洗,印子更加不存。

    前事没人再提。

    自改元后,“贞观之治”是历史上最光辉的黄金年代。

    中国在他统治下,成为一个繁盛而强悍的帝国,文治武功,盛极一时。不但版图扩展至空前之大,西北各族人民,尊之为“天可汗”,俯首臣服。

    日本平安京的城市设计,也仿效了长安城棋盘般的式样。律令相近,留学生和学问僧慕名而来者众。

    唐朝盛世,于此展开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震古铄今的明君。

    连他的马,也名垂千古呢。――“昭陵六骏”:白蹄马、生气勃勃勒骠、飒露紫、青骓、什伐赤、拳毛騧,便是他翦灭群雄的战役中,心爱的乘骑。

    即位那年年方三十。

    死于贞观二十三年,五十二岁。据说,死因与千方百计追求长生不老,崇信炼丹方士,服食不少延年药物有着。

    生死有命,这是在他能力以外的了。

    在位期间,史籍所载俱为伟大功德。

    即使微末若此:――

    六月十六日,帝前往禁苑,见蝗虫,捉数只,祈求道:“人民靠庄稼养活生命,而你吃庄稼,我宁愿你吃我的内脏了!”举手待要把它们吞吐下肚中。左右侍从官员劝阻:“这是毒恶之物,会令陛下生病。”帝道:“我为人民受苦,不怕生病!”竟把蝗虫吞了。本年,蝗虫并无造成灾害。

    37

    整个唐朝,正史、野史、轶闻、民间传说、笔记小说…,皆无“石彦生”,或“霍达”之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