续我乃,兵器人 第20节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站在京都的街头,淋了满身的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兵五常气炸了。

    回想刚刚的战斗,哪里有个战斗的样子?

    兵五常从庙岁那边知道了乌拉拉盗命的奇快速度,所以从一开始,乌拉拉言明想盗走自己身上的“无双”命格后,就不容许乌拉拉接近身体的三尺之内。在满车牙丸武士的围攻下,兵五常的蜈蚣棍法拼命压制乌拉拉接近自己的距离,想杀死乌拉拉于三尺之外。

    在兵五常严密的十一节棍防守之下,乌拉拉的确没有盗走自己身上的“无双”命格。但满是牙丸武士尸体的列车冲抵人类正常的月台后,乌拉拉就换上了从倪楚楚身上盗来的“隐藏性角色”,脚底抹油逃跑去。

    知道“隐藏性角色”的厉害,兵五常竭力保持脑袋清醒,在大雨中一路咬着乌拉拉不放,但乌拉拉动作飞快,一路跑到祗园后就彻底蒸发在大雨里。

    雨声隆隆,不撑伞的兵五常面如怒神,手里拖着十一节棍,行人纷纷走避。

    “混账!明明就这么近了!”经过了一整夜翻搅吸血鬼巢穴的恶斗,却仍是无功而返,兵五常怒极,一棍砸在路边的饮料贩卖机。

    贩卖机火光爆射,顿时咚咚咚咚掉下了很多饮料。

    兵五常竭力克制自己的杀意,想冷静地寻找乌拉拉的踪迹,却怎么也压制不下自己想大开杀戒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兵五常走进了曲曲折折的黑巷,身子,是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祗园乃京都艺妓的出没场所,雅致的茶屋安安静静绵延了好几条街,若不是特意来观赏艺妓与舞妓的表演,平时甚少有人走动。入夜的祗园原本就极清幽,鹅黄色的灯笼挂在墙上,被风雨吹打得摇摇晃晃,更添妖异气息。

    “出来!出来!我知道你就在附近!出来!”兵五常甩着十一节棍,强劲的棍风泼打着四周的雨势,忿忿吼道:“不是想要‘无双’吗!来拿啊!”

    雨水被扫向四面八方,好像一波又一波的雷达探测。

    只要被这些雨波给扫到,不管是谁,毛细孔瞬间绷紧的感觉将会传到兵五常的手里,届时,兵五常就可以捕捉到任何在附近窥伺的人的动态。

    乌拉拉其实就躲在兵五常视线未及之处,他从未放弃捕猎“无双”命格的想法。

    绅士身上储存的命格有:“天医无缝”,“居尔一拳”,“食不知胃”,“请君入瓮”,“自以为势”,“吉星”。而乌拉拉的身上,正锁着刚从倪楚楚那儿抢过来的“隐藏性角色”。

    ——还有两个空位,按照乌拉拉的战斗惯性,还可以再猎捕一个命格进来。

    凭他在黑龙江锻炼出来,连老鹰都可以跟踪的好眼力,兵五常要发现远在八百公尺之外的乌拉拉,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。乌拉拉大可以等待兵五常完全松懈的时候,在“隐藏性角色”的掩护之下接近兵五常,然后盗走兵五常身上的“无双”。

    这就是乌拉拉的剧本。

    乌拉拉蹲伏在小庙的屋檐上,大雨拍打在乌拉拉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兵五常啊兵五常,你不要再发疯了,快点镇定下来,哎哟。”乌拉拉顽皮地笑着,摸着淤青的肋骨,创口还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兵五常不愧是长老护法团里纯武斗系的专家,不依赖咒术,一条十一节棍狂使蜈蚣棍法就打得乌拉拉哇哇大叫。若不是自己不想用命相拼,乌拉拉真想跟这样的男人好好打上一顿。

    雨水从乌拉拉的发际滑下,侵入他的眼睛。但乌拉拉的眼睛眨都不眨,目光里只有兵五常在黑巷里不断泼扫雨水的疯态,等待着。

    等待着。

    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乌拉拉的眼睛,微微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兵五常的眼界之外,有一道强硬的身影直直地朝兵五常走去。

    那身影所及之处,雨逆流,风倒喷。

    犹如一把刀。

    兵五常还不知道强敌逼近,兀自用自己的方法寻找着乌拉拉。

    带着刺探杀气的水波,一阵又一阵。

    “兵五常,你乖乖遇到了大麻烦。”乌拉拉吐出一口寒气。

    那强硬的身影顿了顿,突然朝自己这方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是吧?自己的身上,可还挂着“隐藏性角色”呢!

    ……这是什么怪物啊?

    乌拉拉下意识屏住气息,知道那道强硬的身影继续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他的身上也有很强的命格气息,但到底是什么呢?”乌拉拉吸允着手指上的伤口,迟疑:“距离太远了,连我也感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道强硬的身影越来越清晰。当兵五常破起的水波扫到那身影之前,水波就像撞到一把尖刀,被轻轻从中切开,就像透明的洋葱片一样。

    兵五常也不再狂乱地舞动十一节棍。

    终于,兵五常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在雨的另一头,有一把到遥遥指着自己的心口,好像要把自己切成两半似的霸气——兵五常之所以会这么焦躁,极可能是受到那把刀的影响。

    雨浇在那把刀的脸上。在雨中停止了脚步,认真地观察着兵五常。

    一股名为第六感的电流从手指缝里钻进,搔刮着兵五常的头皮。

    那人正要抬起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兵五常一棍重重击在那人的脚跟前,示意他不要再前进了。

    “宫本武藏。”那人毫不在意地说,轻轻踏下往前的一步。

    是的,唯有宫本武藏,才能散发出如此惊人的刀气。

    唯有宫本武藏,才能如此满不在乎地踏进兵五常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真是个糟糕至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宫本武藏?!”兵五常大喝: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宫本武藏看着兵五常拖在地上的十一节棍,见猎心喜。

    “十一节棍,有趣。”

    宫本武藏双刀在握,一天一地:“跟奇怪的兵器对打,最有新鲜感了。”

    打从宫本武藏大暴走之后,不仅杀死了许多牙丸武士,更嗜血地寻找当初给他难堪的风宇,连吸血鬼本身都无法阻止宫本武藏我行我素的行动。

    靠着无法摆脱的恨意,宫本武藏沿途磨练自己的二天一流刀法,几乎找回了进入乐眠七棺前的程度。从前无敌于天下的宫本武藏,此行来到京都,原本是想寻找其余的乐眠七棺,一刀斩开棺木,然后将里面熟睡的历代强者给揪出来决斗。

    而刚刚,一心寻找的乐眠七棺竟发生了异变,无功而返的宫本武藏原本郁郁不乐,却在“逢龙遇虎”的驱使下,遇见了当今棍法第一的兵五常。

    真是大凶的巧遇。

    雨一直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吸血鬼?”兵五常皱眉,发现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最在意,也最憎恶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宫本武藏按下腰间的IPOD,将最大声的嘻哈乐灌入耳中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的刀气,像莲花般盛开。

    既华丽,又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妙!兵五常会被杀死!”乌拉拉睁大眼睛。正想冲去救兵五常,却发觉自己的两腿一点感觉也没有,像是所有的神经都麻痹似的。

    ——他的身体,本能地抗拒这个比哥哥还强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快动啊!你是怎么搞的!”乌拉拉急得用力拍着双腿,用力拍着。

    但就是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的人不是你,但只要是吸血鬼挡在我前面,我会毫不犹豫杀死他。”兵五常凝炼斗气,双手各抓着十一节棍的两端。

    已激化了一整夜的“无双”能量,在此时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不悦的台词,猎命师。”

    宫本武藏一刀挥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