续我乃,兵器人 第21节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大雨一直下。

    祗园里的黑巷,淹没武者的泥沼。

    两把刀,一长一短。

    一条棍,计十一节。

    武者,有两人。

    斗气,无尽。

    “蜈蚣棍法!十一龙一闪!”兵五常一出手,就是最厉害的杀着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劲道,来势犹如层层交叠的巨浪,一叠胜似一叠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不敢小觑,也回敬自己的得意大技。

    “二天——龙卷风!”

    两道涨满刀气的龙卷风吹向十一节棍带起的十一道攻势,两股巨力在雨水中轰然撞击,爆响连十一声,刀气溃散,棍势也同时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宫本武藏像一头猛狮,大步冲进,左刀前,右刀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兵五常感觉到整条手臂都在脱力颤抖。

    刀与棍,棍与刀,绵绵密密。

    大雨不断被切开、泼开、扫开、割开、荡开,所有形而上的“内力”、“气功”等语汇,在有形的雨水陪衬下变成非常具体的事物,一般人只要在旁边被这些碎开的雨水给打中,非倒地咳血不可。

    两百招过去了,表面上是势均力敌,但兵五常却感到宫本武藏的刀势之间似有留手,不断出现诱敌的空隙,然而竭力与抗的兵五常却心有余而力未逮,无法直捣刀势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的眉心,露出轻蔑的笑。他在试探着兵五常的本领。

    可恶,若无法将距离拉开,十一节棍的优势就无法充分开展。

    兵五常借着刀势回弹,高高跃起,运起全身内力。

    “蜈蚣棍法!十一天连雨!”

    棍势当真如雨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可惜,宫本武藏已经跳脱了武士刀只能近身作战的藩篱。

    “伏龙急蟠——守!”宫本武藏左手短刀筑起一道无形的气墙,将绵绵不绝的棍势全都档下,右手长刀往半空一刺,银光疾射如鹰:“龙牙——刺!”

    兵五常瞳孔放大,胸口一凉。

    ——刀气,竟然可以飞斩到这么远!

    有人说,宫本武藏之所以被称作“剑圣”,其实是一种命运的侥幸。

    如何说起?其人说,宫本武藏生平未逢敌手,乃因许多鼎鼎大名的剑豪,如上泉信纲、柳生宗严、富田势源、东乡重位等等,在宫本武藏横行的时候,这些剑豪不是早就过世,就是已入迟暮之年,无法放在同一把秤做比较。

    也有人更挑明着说,宫本武藏拿刀的一生,几乎未曾寻找一流的高手比试,所以“无敌”二字还得加上注解——柿子挑软的吃。

    但,如果这些剑豪看见宫本武藏此时的刀法,他们会庆幸彼此辉煌的时代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打斗,完全没有可观之处。

    豁尽仅剩的力气,使出第五次,也是最后一次的十一龙十一闪后,兵五常的身上,已经找不到一寸完整的骨肉。

    若非有骄傲的“无双”支撑,兵五常早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已是你的全部了?”宫本武藏已经看腻了兵五常的棍法。

    不再用刀相逼,宫本武藏缓缓凝聚飘散在空中的杀念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兵五常何等骄傲,受不了这样的奚落,却又没有力气反驳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要死在敌人处决似的斩首,他要用战斗的姿势死去。

    于是,兵五常的十一节棍快速拼回了原先的黑棍,撑起了他残破的身躯。

    摆出,战斗的棍姿。

    “失敬了。”宫本武藏点点头,了解了兵五常的意念。

    身为武者的巅峰,宫本武藏决定用最华丽的刀法为这位不相识的敌人送葬。

    “还没请教你的名字。”宫本武藏凝视兵五常的双瞳。

    “败者之名,何足挂齿。”兵五常的视线模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双刀回鞘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莲花般的刀气缓缓合起,隐藏在身体里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刀,就是兵五常殒命之时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吐出一口气,杀念正动时,突然自己的肩膀被轻轻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恐怕宫本武藏这一生都没有这样恐怖的经验,猛然回头,只见一个浑身血污的少年双手插进口袋,再从自己的背后走向重伤的兵五常。

    那少年像空气一样,怎么自己完全没有发觉?就算到了眼前,那少年也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人物。宫本武藏差点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一只黑猫跟在少年的身后,轻轻一跃到少年的肩头,少年拍拍貌的背脊,一瞬间,那少年好像重新活了过来——不,应该说,是形象整个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兵五常,你宁愿牺牲生命,也不惜要把我杀死吗?”那少年问。

    少年的双脚大腿,流着血……那少年自然是乌拉拉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兵五常回光返照似地,瞪着已无力杀死的乌拉拉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怕死,为什么不死在更有意义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乌拉拉莞尔,拍拍兵五常快要塌下的肩膀,说:“还有力气封印血咒吧?找间店好好大吃一顿,睡醒了又是好汉一条,你知道怎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兵五常身上的血咒破碎,经营已久的“无双”溜进了乌拉拉的体内,而乌拉拉从绅士身上转换提领的“天医无缝”却送给了兵五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这么做?”兵五常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为什么……他妈的,我后悔了。”乌拉拉的大腿上,还是刺痛得厉害:“总之,跑吧兵五常,有了活命的机会为什么要死?这种场面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兵五常,愤怒到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无言地看着这一切发生,尚无法释怀自己刚刚怎么会没有发现那少年走到自己身后,还轻轻拍了自己的肩膀一下?如果少年不是拍肩,而是朝自己的颈子划下一刀,自己真能躲过?

    乌拉拉转身,看着不发一语的宫本武藏。

    “‘无双’打不过你。”乌拉拉若有所思,左手抚摸着肩上的绅士。

    于是,乌拉拉将好不容易获得的“无双”送进了绅士体内,轻轻将“自以为势”挂在身上,咬破手指,血咒纷飞。奇异的猎命师魔法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宫本武藏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猎命师的逃犯,乌拉拉。”乌拉拉从背包里拿出一罐爱维亚矿泉水,大口大口喝下。旁若无人,从背包里继续拿出红色的鞋子,蓝色的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是怎么办到的?”宫本武藏非常介意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能力。”乌拉拉随口唬烂:“叫超高速瞬间移动,很酷吧。”

    “瞬间移动?”宫本武藏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想学吗?我教你。”乌拉拉拍拍脸颊,翻身倒立。

    宫本武藏的太阳穴,爆出了一条青筋。

    兵五常看着乌拉拉的背。如果要完成任务,只要往前送上一棍——

    “兵五常,不快走的话,我会打得非常辛苦的喔。”乌拉拉眼睛不敢离开宫本武藏,认真说道:“你希望一个猎命师死在一个吸血鬼的手上吗?”

    咬着牙,兵五常转过身,慢慢踏出染血的一步。

    这辈子,兵五常从没有这么矛盾。这么愤怒过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。”乌拉拉还是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兵五常闭上眼睛,一拐一拐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把命,送在徐福面前吧。”乌拉拉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兵五常还是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大雨倾盆,将整条街轰淋成一片奔腾张狂。

    雷声劈开城市的夜空,肃杀的光明一瞬。

    海一般的雨中。

    天下无敌的吸血鬼刀客,无所不谓的天才猎命师。

    绅士跳下,一溜烟窜到屋檐下。

    “剩下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乌拉拉大气不敢透,只能寄望“自以为势”的力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毕竟,乌拉拉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对敌经验。

    眼前这男人,比哥哥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厉害太多。

    “我敬佩你的义气。”宫本武藏缓缓拔出双刀。

    “有一部漫画,叫《二十世纪少年》。”乌拉拉苦笑:“里头的主角有句台词很有意思。要是觉得自己有生命危险的话,就拔腿快跑,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句子。”宫本武藏一刀指地,一刀曲臂斜举,说:“那么,你现在觉得生命有危险了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。”乌拉拉单手撕开包装,将三粒蓝波球泡泡糖丢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害怕吗?”宫本武藏双刀慢慢腾起,雨滴在半空中凝缩拒落。

    “很怕。”乌拉拉嚼着蓝波球:“但还没有,怕到落荒而逃。”

    火焰在乌拉拉的手掌中示现,直接燃缩成紫色的离火。

    乌拉拉知道,这次他的背后,不再有逃走的路……